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美国猪肉产业政策评述

来源:www.tuxbandhk.com 点击:1914

中美猪肉产业合作基于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优势。本文从财政补贴、技术支持、空间布局和环境保护四个方面回顾了美国猪肉产业政策,认为美国猪肉产业政策对其猪肉产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建议中国借鉴美国猪肉产业技术和空间布局政策,制定有利于中国猪肉产业发展的政策。

猪肉产业与国家粮食安全密切相关。中国的粮食安全战略是以自身为重,立足于国家,保证生产能力,适度进口,支持科技。在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的基础上,确保主粮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2014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议》)。养猪是一种粮食消费行业。饲料粮生产规模过大将占用口粮生产所需的耕地和灌溉水资源。加强与美国等猪肉生产资源丰富的国家的合作,适度增加猪肉进口,将有助于确保国家粮食安全。

美国是中国最大的猪肉进口来源。2013年,中国从美国进口了36.5万吨猪肉,占中国猪肉进口总量的43.43%。中国已成为美国第四大猪肉出口市场,仅次于日本、墨西哥和加拿大。2009年H1N1流感爆发时,中国暂停了从美国进口猪肉。2011年5月,中国取消了对从美国进口猪肉的限制,两国猪肉贸易逐渐恢复正常。美国是世界上猪肉工业最发达的国家。生猪养殖、育肥猪生产、饲料加工、疾病预防、屠宰加工、冷链运输、市场终端等猪肉供应链紧密相连,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在生猪养殖技术、合同养殖模式、生猪废弃物处理、猪肉品牌建设、差异化和规模化经营以及跨国投资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2013年,美国猪肉产量为1461.56万吨,国内消费量为868.8万吨。过剩的生产能力需要通过出口来消化。同年,中国猪肉产量为5493.03万吨,消费量为5690.6万吨。国内消费和储备需要通过进口来补充。中美猪肉产业合作与贸易有利于确保中国的粮食安全,增加美国养猪户和猪肉加工企业的收入。2014年6月,双汇国际斥资71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的美国猪肉加工公司史密斯菲尔德。通过收购,双汇控制了2500家美国大型养猪场,收购了美国生猪养殖和猪肉加工技术、国际知名猪肉品牌和国际营销渠道,更重要的是完善了双汇的跨国供应链。双汇跨境并购肯定会增加美国猪肉进口,深化中美猪肉产业合作,但前提是正确把握美国猪肉产业政策。

美国养猪业的发展趋势包括集约化和规模化生产、集中放养、专业化生产、深度屠宰加工和优质品种[1]。随着养猪业的专业化和产业化,美国养猪场的规模正在扩大,[的数量正在减少。

巨大的利润率和规模经济是美国养猪业结构变化的主要驱动力[3]。目前,美国猪肉产业由少数大型生猪生产加工企业组成,形成垂直生产加工结构。通过合同生产的组织形式,降低了风险,同时提高了[的年屠宰能力。威廉DM等人[5]认为,在契约生产的产业组织下,大型猪肉生产商具有更强的议价能力,这可以提取更多的中间利润,但可能会带来相应的垄断问题。虽然通过先进技术、规模效应和饲料制备技术的应用,生产效率大大提高,特里科菲[6]认为,虽然饲料利用率的提高降低了猪头排泄物中丰富的营养物质,但大规模专业化集中b

目前,国内对美国产业政策的研究仍然主要基于国外的研究成果。美国农业补贴始于经济危机时期(1933年)的《净水法案》年,逐步形成了以价格补贴、生产限制、粮食储备和农产品出口为主要内容的农业补贴体系。美国农业补贴政策在发挥巨大作用的同时,也产生了农产品严重过剩、价格和收入补贴政策不合理等问题,导致[农业领域的垄断发展加快。除了受益于农业补贴制度外,冉立等人[8]还认为,美国生猪的强大竞争力与政府的社会化生产服务、确保质量安全、环境保护和促进出口的政策密不可分。

关于美国猪肉产业,国外学者主要从产业规模和技术发展的角度研究美国猪肉产业。主要结论是:美国猪肉产业通过产业内整合实现了规模和纵向整合;在规模经济的基础上,通过猪育种技术的研究和改进,提高了育种效率,在国际竞争中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在美国猪肉产业一体化的基础上,国内学者从农业补贴制度、环境保护和生产社会化服务等方面探讨了影响美国猪肉产业发展的因素。目前,国内外现有文献存在以下不足:一是对美国猪肉产业发展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产业内部,而对外部政策因素对猪肉产业影响的研究较少;其次,对美国猪肉产业政策的研究不够系统和有针对性。虽然研究提到补贴政策对美国猪肉行业的作用,但它也适用于其他行业,很少提到美国猪肉行业的具体政策。

在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国政府将确保粮食安全列为六大任务之一,猪肉产业与国家粮食安全密切相关。对美国猪肉产业政策的比较系统和全面的了解,将有助于中国制定科学合理的猪肉产业政策,指导国内猪肉产业的发展。

1美国生猪生产和贸易现状

1.1生猪生产

美国主要生猪品种包括杜洛克、约克郡、长白猪、汉普郡和巴克郡[5]。2012年,美国有68,300家养猪企业和604家猪肉加工企业。正常情况下,生猪饲养企业接受猪肉加工企业的委托生产生猪,不拥有生猪所有权。美国着名的猪肉加工公司包括史密斯菲尔德公司、优质标准公司、海运公司。和Prestage,其市场份额约为50.5%。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技术的出现和生猪养殖专业化的提高,大大降低了养殖成本。美国生猪和猪肉的价格也相应下降。大量小生产者被从市场上淘汰,养猪场数量减少,导致规模扩大,地理分布趋于集中。

2012年,美国生猪饲养成本为0.83美元/公斤,医疗防疫、燃料和电力成本为0.52美元/公斤,其他间接成本为0.31美元/公斤;根据2012年人民币对6.3125美元的平均汇率,美国生猪养殖成本为10.48元/公斤。同年,中国市场上的生猪可生产114.5公斤/头猪肉,总成本为1683.0元/头,即中国生猪饲养成本为14.70元/公斤,比美国高40%,生猪饲养成本有明显的劣势。

从2004年到2013年,美国每年的生猪屠宰量一直在稳步增长,但速度较慢。2013年,美国屠宰的生猪数量为1.12亿头,同比下降0.9%,比2004年增加800万头。在同一时期,美国的生猪数量

生猪养殖业需要大量的农田、水等因素投入。美国的玉米带一直是该国的主要养猪区。20世纪90年代,美国养猪业专业化程度提高,区域分工逐渐形成:美国北部各州的生猪产量逐渐下降,而南部北卡罗来纳州和西部俄克拉荷马州的生猪产量急剧扩大。非传统养猪场区养猪业规模的迅速扩大,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合同养猪模式的推广。

猪肉加工企业和生猪养殖企业可以签订委托合同,降低调查、谈判和转让的相关交易成本,减少两类企业之间猪肉质量信息的不对称,加强猪肉供应链各节点企业之间的协调,降低生猪养殖企业和猪肉加工企业的经营风险。委托保管合同有助于增加美国猪肉行业供应链各节点企业的物质资本投入,扩大经营规模,降低生产成本(McBride and Key,2013)。

北卡罗来纳州政府于1997年8月开始实施一项州法案,暂停建设250多个养猪场(北卡罗来纳州大会,1997年)。该法案旨在给予地方政府足够的时间来进行区域规划,调查合同生产对环境的影响,并寻找废物处理的替代技术。与此同时,西部各州县由于其开放的区域和相对较低的人口密度,处理养猪废弃物的成本相对较低。2004-2009年期间,北卡罗来纳仍实施推迟生猪养殖规模扩张的政策,而爱荷华州的生猪产业则抓住机会扩大规模,取代了北卡罗来纳州生猪企业的部分市场。在此期间,爱荷华州的生猪数量增加了270万头,增长率为17%(麦克布赖德和基,2013年)。

2.1技术研发支持政策

美国猪肉产业的研发主要由大学和大型企业的研究中心承担。大学研究经费主要来自州政府资助,其次是联邦资助。美国政府通过财政支出支持农业技术的研究和推广,大大提高了美国猪肉产业的生产技术水平,不仅提高了猪肉产业的全要素生产率,也为猪肉产业内部的整合和结构转型创造了有利条件。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关于2013年《美国农业法案》的预算报告指出,2014年联邦政府在农业技术研究和推广方面的预算支出为4100万美元,2018年的支出将超过1亿美元。2014-2018年五年总支出将达到3.94亿美元,年均7880万美元。

因此,美国猪肉产业在疾病预防、遗传育种、人工授精、营养和健康管理、围栏和环境管理等技术领域取得了巨大进展。先进的猪肉生产加工技术也提高了猪肉企业的生产效率和利润。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出口国。2013年,美国猪肉出口量为226.45万吨,占全球猪肉出口量的32.26%。从2004年到2013年,美国猪肉出口每年增长22.89%,而美国牛肉出口每年增长56.26%,鸡肉出口每年增长15.36%。2004年至2013年,美国对华猪肉出口从38,300吨增至225,500吨,年均增长率为58.91%,超过美国猪肉出口的平均增长率,占美国猪肉出口的9.96%。这表明中国在美国猪肉出口市场的重要性正在逐渐增加。

美国对日本、墨西哥、中国、加拿大和韩国的猪肉出口占该国猪肉出口总额的79%。加拿大、丹麦、波兰、意大利和墨西哥是美国前五大猪肉进口来源。中国不向美国出口猪肉。与美国相比,中国猪肉产量是美国的3.76倍,但中国猪肉既没有资源禀赋优势,也没有比较优势。通过跨国投资和国际贸易,合理利用猪肉生产资源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