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瑞士人穿黑衣为冰川送葬 为全球气候危机敲响警钟

来源:www.tuxbandhk.com 点击:1732

原标题:瑞士人身着黑衣掩埋冰川,敲响了全球气候危机的警钟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青木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刘浩然]冰川的葬礼!据瑞士最大的报纸《一瞥报》 23日报道,瑞士气候学家于当地时间22日为阿尔卑斯山冰雪消融的手枪冰川举行了一场庄严的“告别仪式”,正式宣布冰川“死亡”,并再次敲响了全球气候危机的警钟。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观察,在过去的五年里,人类经历了历史上最热的时期。冰川加速融化,海平面持续上升,自然的反应就在眼前。

瑞士“冰川挽歌”

当地时间22日,一个奇怪的“葬礼”团队聚集在瑞士的格拉鲁斯山。大约250名当地居民、登山运动员和环保人士身着黑衣,前往海拔2700米的毕达哥拉斯峰。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这个团队到达了目的地,并为迅速融化的毕达哥拉斯冰川举行了“告别仪式”。伴随着阿尔卑斯山长号演奏的葬礼音乐,陪同的牧师和环境科学家分别为纪念冰川发表了“颂歌”。与会者还特别敬献了花圈。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冰川学家马塔斯胡斯说,自1850年以来,瑞士已经有500多座冰川消失了。他们中只有50个人有自己的名字。因此,今天记忆中的毕达哥拉斯冰川并不是瑞士第一个消失的冰川,但可以说它是第一个被彻底研究过的冰川。“冰川”通常指存在于极地或高山地区的天然冰体。在冰川形成的地区,降雪和积雪的速度全年都超过融雪的速度,一些巨大冰川的形成可以跨越几个世纪。冰川的大小没有明确的标准。国际惯例通常将覆盖10万平方米的冰体视为“冰川”。据科学家称,毕达哥拉斯冰川早在1893年就被纳入冰川监测系统。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它在2006年开始迅速融化。仅仅在10多年的时间里,它“蒸发”了80%到90%,面积只有平方米,“不到4个足球场”。瑞士气候保护协会负责人德贾科米说,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冰雪成分的大量流失已经使皮佐尔失去了它的“冰川”属性,成为瑞士第一座被学术界正式“宣布死亡”的冰川。

德贾科米说它的消失具有重大的警示意义:瑞士80%的冰川大小相同。如果现在不采取措施,毕达哥拉斯的命运可能代表瑞士冰川生态的未来。瑞士《新苏黎世报》表示,瑞士研究人员4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阿尔卑斯山的冰雪可能在80年内完全融化。冰川的消失将严重影响瑞士旅游业,并可能导致各种自然灾害,这对瑞士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瑞士人已经开始采取各种措施来拯救冰川,包括用布覆盖冰川和制造人造雪。

全球冰川加速融化

冰川变化是环境科学家研究气候变化的重要参考。它们直接影响人类农业灌溉、日常供水、动植物生态和海平面高度。美国杂志《《国家地理》》称,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全球冰川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自1912年以来,被称为“非洲屋脊”的乞力马扎罗冰川的组成不断缩小,到2009年减少了约85%。学者们早在10年前就警告说,“赤道雪山”的奇观可能会在2022年完全消失。“世界屋脊”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学者预测,喜马拉雅山脉中部和东部大部分地区的冰川将在2035年消失。

“德国之声”说瑞士不是第一个为冰川举行“葬礼”的国家。2014年,冰岛的奥基库尔冰川被宣布为“死亡”和“700岁”。今年8月,冰岛政府为冰川举行了“国葬”。冰岛总理雅各布斯多蒂尔亲自出席了仪式。奥基库尔冰川的“墓志铭”具有重大的警示意义:“这是为了纪念该国第一座失去冰川地位的山峰.在接下来的200年里,我国所有的冰川都将面临同样的命运。”

在科学家看来,类似的活动是g

在毕达哥拉斯冰川“葬礼”的第二天,2019年联合国气候峰会以“抗议之声”罕见地开幕了。英国广播公司称,自上周五以来,世界许多地方爆发了大规模的气候抗议活动,涉及墨尔本、柏林、纽约和孟买等国际大都市,共有数百万人参加。这一全球运动是由瑞典气候活动家森伯格“号召”的。争议较小的“气候斗士”声称这是“历史上最大的气候罢工”。21日,在法国巴黎举行的气候示威很快演变成了大规模的暴力事件。当地的无政府主义者混杂在示威游行中,不加区别地放火和砸商店。法国警方向暴力人群发射了烟雾弹,逮捕了160多名罪犯。美国气候组织更愿意在当地时间23日发起“华盛顿站”活动,封锁街道,中断通勤,行动时间与气候峰会同步。

然而,公众舆论认为很难就联合国设定的减排目标达成共识。英国《每日电讯报》表示,日本、澳大利亚、南非和其他仍支持使用煤炭的国家无权在本次会议上发言,因为气候峰会的组织者只允许宣布新的减排目标或帮助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发言。正当许多国家的元首在22日赶到纽约为会议做准备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参观了俄亥俄州的工厂,明确表示他们希望“高调缺席”。

一些媒体评论说,各国气候事业的“分裂”将不可避免地让气候权利活动家失望。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学者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直言不讳地表示:“我不认为我们能指望在现阶段取得重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