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补齐京津冀地区农业农村发展短板

来源:www.tuxbandhk.com 点击:1884

从某种意义上说,京津冀地区是一个以大、中、小城市为中心或节点,以村庄为支撑腹地和联系纽带的城乡一体化地区。村庄在农产品供应、生态保护、文化遗产、就业和收入增加等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努力促进京津冀协调发展的重点是解决北京的“大城市病”。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京津冀地区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整体水平仍然较低,地区差距较大。我们还需要弥补这方面的不足。一方面,京津冀地区农业和农村现代化进程滞后于城市化和工业化,农业供给质量不高,资源和环境约束趋紧,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相对滞后,社会治理能力有待提高。另一方面,京津冀地区农村发展的区域分工相对明显。京津两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河北省的近1.9倍和1.7倍,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社会福利差距也很大。

要弥补京津冀地区农业和农村发展的不足,需要按照区域一体化的理念,创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将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与农业和农村现代化有机结合起来,充分发挥京津市区对腹地村庄的辐射和带动作用,逐步实现该地区村庄的全面同步振兴,为京津冀地区的协调发展提供坚实保障。

首先,城乡空间跨领域重构将由功能重组驱动。京津冀地区城乡区域关系的交织和组织有序、有机统一的城乡布局形式的构建,是推动区域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条件。要破解北京的“大城市病”,就要更好地发挥扩散效应,缓解和转移城市密集和附加功能,促进区域城乡结构向“城乡均衡”转变。

一方面,我们需要培育和发展卫星城镇。要更好地实施一系列重大国家战略规划,以建设熊安新区、微中心和北京分中心为契机,将北京的非资本功能分散到大都市周边县域和农村地区,建设一批定位清晰、功能清晰、布局有序的优质中小城市和生产性城市整合示范区,形成功能配套、联动协调的持续城市带。 首都核心区的密度和有机增长,从而推动北京城市形态从“封闭拥挤”向“开放有序”转变。

另一方面,村庄建设需要分类推进。围绕大都市区的辐射半径,协调村庄的发展方向。京津周边地理位置优越、环境良好、交通便利的村庄,可考虑建设适合居住、工业、旅游的特色城镇,承载优秀人才、高端产业、研发中心、服务中心等。从大都会地区迁移过来。对于位于城市群腹地的一般村庄,可考虑增强绿色食品供应、休闲观光、文化、教育和科普等多种功能和价值。吸引京津优质元素,建设毗邻美丽乡村。

第二,提高供给质量,推动城乡产业跨领域互联互通。形成与本地区相结合的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和管理体系是本地区农村产业繁荣的必然要求。京津冀地区人口经济密集,产业分工半径适度,消费范围适度

二是促进农产品市场的无缝对接。合理布局农产品生产市场和区域农产品配送中心,完善冷链物流和直接配送体系,加强产销衔接,形成快速便捷的生鲜农产品物流圈。合作建设农产品流通、市场信息、质量检验和市场准入体系,促进市场一体化。建立动植物疫情联合预警机制,建立健全区域联动农产品市场风险防控机制,共同抵御重大风险。

三是加强农业合作。支持区域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整合连接各类农业经营主体,形成分工明确、利益共享、区域一体化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构建从农村到餐桌的完整产业链和综合管理体系。联合开展农产品品牌推广活动,公布区域认可的农产品品牌名单,建立区域农产品品牌相互认可和信任机制。

第三,通过美和优雅促进城乡生态跨区域治理。京津冀地区山水相连,唇齿相依,共享一个生态单元。从建设美丽的京津冀地区出发,推进城乡一体化,特别是跨区域一体化,应着眼于保持和恢复农村的独特风貌,落实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共同做好大规模保护工作,共同推进大规模治理,构建蓝绿色交织、清新明亮、水城一体化的城市群“大生态区”新格局。

我们应该合作促进农业环境治理。在京津冀全区开展农业节水行动,共同推进地下水超采综合治理;制定和推广区域农业清洁生产技术规范,大力发展循环农业,降低农药化肥使用总量和强度;围绕加强水土保持、防风固沙、水土保持等绿色屏障功能,优化调整生态脆弱地区农业用地规模和结构,增加生态用地比例,建设大森林,恢复连片湿地;等等。

同时,加强跨区域生态补偿的推广。完善区域间和流域上下游水平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加大大都市圈对农业大县和生态功能县的惠益力度,给予对口支援。结合实际情况,采取实物补偿、服务补偿、设施补偿、对口支援、干部支持、园区共建等多种补偿方式,提高补偿效果。加强水资源刚性约束,探索京津冀地区水权交易体系和统一水权交易市场建设。

(作者:河北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