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深析现代政党政治中的机会主义之害

来源:www.tuxbandhk.com 点击:1973

作者:乔新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学院院长兼教授

摘要:从某种意义上说,政党政治是一种机会主义。政党政治的出现为政治机会主义提供了条件,而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特殊的官员评价制度为机会主义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分析机会主义有助于理解现代政党政治的本质,加深对中国政治制度的理解。在反对机会主义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看到制度设计中的问题,还要改变由来已久的思维模式,尽快改变传统的评价体系,用制度设计来制约机会主义的发展。

在古希腊哲学家的眼中,政治是一种崇高的存在。因此,在讨论政治发展的规律时,我们假设每个政治参与者都是一个聪明的人,能够建立一套政治逻辑系统,用他的智慧造福人类。然而,事实证明这样的假设并不存在。政治属于上层建筑的范畴,表面上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实质上,政治是人类的基本生活方式,是一种不断滋生各种问题的社会现象。因此,为了理解现代政治的基本逻辑,我们必须抛开古希腊哲学家的政治想象,勇敢地面对各国的政治现实,重新确立基本假设。只有这样才能揭示政治的本质,人们才能真正认识到政治发展的内在规律。

政治首先是一个社会概念。现代政治以政党政治为代表,政党是利益的集合体。当我们讨论政治现象时,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政治实际上是一种由多个利益集团在相互博弈的过程中形成的制度或文化。政治的基本假设是整个社会有多种利益主体。在讨论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相互博弈之前,我们必须了解不同利益集团的政治构成。现代政治的魅力不仅在于关注不同国家政治制度的差异,还在于研究不同国家政治发展过程中政党政治的共同点。

政治是不同群体之间的利益游戏。为了更好地实现自己的政治利益,人们自发地组成不同的政治团体,政党是不同阶级相互博弈的产物。政党之所以必要,是因为不同的阶层需要达成共识,并与其他政治阶层沟通,以在沟通过程中维护自己的利益。因此,现代政治语境中的政党本身是机会主义的产物,是利益相互妥协的组织。在每个政党中,每个成员都有自己的利益。他们走到一起是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或共同的战略利益。为了实现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战略利益,每个成员都可以放弃个人恩怨,甚至放弃个人既得利益。现代政党有组织和动员的权力,这可以扩大某一阶级的利益。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如果没有政党,那么每个人都必须独自面对其他阶层的挑战。正是由于政党的存在,某些阶层的人可以通过他们的政党和政党领袖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从而在与其他阶层沟通的过程中保护自己的利益,最大限度地扩大自己的利益。

机会主义在现代政党政治中很常见

如前所述,政党是政治机会主义的产物,加入政党也可能是机会主义的选择。如果一个政党的政治平台能够吸引更多的人,或者如果一个政党获得了执政地位,那么加入政党可能会获得更多的利益(当然,情况不一定如此,在一些国家,反对党可以获得外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因此,加入反对党也可以获得巨大的利益)。因此,衡量一个政党的执政能力,不仅要看其基本成员的数量,还要看其是否具有高度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如果执政党中有一种非常普遍的“搭便车”现象,许多党员加入执政党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资源,那么党的数量越多,解体的可能性就越大。原因很简单。如果大多数党员加入执政党不是因为他们高度认同执政党的政治理念,而是为了获得加入执政党可能带来的政治利益,当执政党面临严重危机时,它可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崩溃。苏联共产党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CPSU是执政党,拥有国家的所有资源。正因为如此,普通苏联人以加入苏联共产党为荣,因为只有加入苏联共产党,他们才能获得更多的资源。然而,当苏联共产党最高领导人重新考虑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宣布取消执政党的各种特权时,苏联共产党内部的分裂很快就出现了。当叶利钦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时,最古老的共产党一夜之间失去了统治地位。这是苏联共产党的悲剧,也是现代国家执政党面临的机会主义风险。

因此,执政党在发展过程中必须考虑党的规模利益,尽可能减少机会主义造成的损失。如果越来越多的“搭便车者”被吸引来使执政党迅速膨胀甚至腐败,那么执政党将失去其活力、先进性和执政地位。庞大的执政团队和腐败会让更多的人做出机会主义的选择:当执政党能够保持其执政地位时,一些人会选择加入执政党;然而,当反对执政党的浪潮汹涌澎湃,执政党的地位动摇时,一些人会突然成为推翻执政党政权的重要力量。

可以说机会主义是现代政党政治中的普遍现象,几乎所有国家的执政党都有非常明显的机会主义。从某种意义上说,政党政治是机会主义的存在。不同政党的政治领导人将在考虑政治利益的基础上,在国家政治舞台上不断寻求政党政治利益和国家利益之间的平衡。如果一个人贪婪地吸收政治利益以在短期内获得丰厚的政治回报,这样的政治领袖肯定会被选民抛弃。统治地位本身是一种巨大的资源,或者说是一种巨大的政治利益。政治领导人在获得执政地位后,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合法权力进行政治奖励。无论是中国古代皇帝实行的封建制度,还是现代政党实行的选举制度,都是政党政治机会主义的表现。换句话说,政党政治就像一场划船比赛。一个政党获得执政地位后,它可以“奖励”那些做出贡献的党员。这些成员不仅改变了他们的政治地位,而且在掌握国家权力后也改变了他们亲友的生活环境。

政治选举制度与其说是体现公民权利的制度,不如说是实现公民权利救济的制度。选民投票时,除了政党的政纲和政治领袖的竞选演说之外,他们无法深入了解各个政党,也无法预测他们上台后的表现。当他们投票给某一政党,从而使该党获得执政地位时,他们可能面临两种后果:一是该党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将自己的利益与国家和选民的利益紧密联系起来,通过维护国家法律保护选民的利益,进一步巩固执政党的利益;另一个原因是他就职后没有履行诺言,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国家和选民的利益之上,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而损害选民的利益。现代民主政治的正常状态是允许执政党保护自己的利益。然而,如果执政党与自身利益和选民利益对立,人为制造紧张局势,就会在政治选举过程中失去执政地位。

近年来,从苏联到中东和北非,事实一再证明,当执政党中的机会主义表现得淋漓尽致,严重损害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时,人民要么通过暴力革命从执政党手中夺取政权,要么利用消极抵抗不断消灭执政党的执政效率。

特别是,腐败实际上是一种特殊的机会主义。世界各地政党的历史表明,腐败从来都不是执政党的专有权利,但执政党的腐败很可能导致其失去执政地位。这是因为在分享国家资源的过程中,执政党以腐败的方式侵蚀公民的权利。公民要么通过选举重新选择执政党,要么通过各种方式进入执政党,从而利用机会主义策略彻底腐蚀执政党。

因此,为了同化旧、同化新,为了获得或巩固统治地位,现代国家的政党都努力保持党的开放性,允许更多的人通过更少的限制和更开放的程序自由选择政党。这不仅可以避免背负腐败的历史包袱,而且可以随时调整其政治纲领,从而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可以说,开放已经成为现代政党政治的基本原则和克服机会主义的重要手段。机会主义在相对缺乏公开性的政党中尤为明显,因为加入资源丰富、同时相对封闭的政党可以获得保护伞,分享政党拥有的重要政治资源。

要克服现代政党政治中的机会主义,除了保持政党的开放性外,我们还应该高度重视政党的规模。当一个国家的政党规模很大,一些成员为了政治利益而不是政治信仰入党时,那么当政党面临重大考验时,党内就会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在历史上,执政党曾试图依靠定期的自律及时消除党内的癌症。但是,由于党内形成了太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整肃后,政治权力仍然集中在既得利益集团手中,而既得利益集团利用自己的权力不断获得更多的政治利益。

也就是说,要克服政党政治中的机会主义,一方面要实现政党的高度透明,确保政党的公开性,让每个公民都能自愿选择自己的政党,自由加入和退出政党;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密切关注政党的规模,以确保政党基于共同的价值观,而不是共同追求政治利益。共同的价值观是精神上的,而共同的政治利益是物质上的,尽管政治利益通常在现实生活中表现为政治权力。如果一个政党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观念,就能保证其成员自觉为政党服务,无论他们是否获得执政地位,并能使政党真正成为一个具有高度凝聚力和向心力的政治组织。

机会主义无处不在,党

机会主义在不同政治环境中的表现在世界政治体系中因国而异。因此,机会主义的表现也不同。在一个以社区自治为基础的联邦体制国家,机会主义在社区选举中更为明显。在中央集权的国家体制下,少数服从多数,而较低的一级从属于较高的一级。在这个金字塔结构中,领导干部是根据官员的忠诚来选拔的。正因为如此,与领导人共事很长时间的秘书们往往有分享政治权力的捷径。我们常说“秘书政治”是机会主义的政治概括。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年轻人宁愿放弃在基层锻炼的机会,选择留在领导干部身边。这种行为是机会主义的典型表现,因为在很大程度上,秘书担任领导意味着他有一把“雨伞”,也就是说,他有进屋的钥匙,坐在“直通车”上分享政治权利。

再举一个例子,一些官员非常善于利用政治普选制度中存在的问题,最大限度地扩大他们的政治利益。例如,当选举即将到来时,一些官员申请换工作,从而巧妙地摆脱了长期执政形成的政治矛盾。在对廉洁政府的研究过程中,笔者对一些地方大选的选票进行了一次私人调查,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如果一个地方党政领导刚刚从其他地方调任,他往往可以在选举过程中赢得更多的选票;另一方面,在当地工作了很长时间的领导人在选举过程中往往获得更多的反对票。正因为如此,一些人巧妙地选择了政治大选的时间,这可以有效地避免政治风险。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政治现象,当然也是政治机会主义的表现。这种现象在中国社会转型期非常明显的原因是中国正在进行自上而下的改革。中央政府在选拔地方领导干部时,越来越重视干部的选票。如果被提拔的人足够幸运,能够在选举前夕搬出长期工作区,他或她通常会顺利通过考试。另一方面,如果你在一个地区长期处于领先地位,在处理各种矛盾的过程中得罪了一些政府官员,你在大选过程中往往会得到很多反对票。

领导干部选拔中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在强调干部选拔的群众基础时,没有意识到现有人事制度中存在着大量的机会主义。目前,一些地方群众腐败的根本原因在于,一些领导干部意识到中国大选中的机会主义,他们聪明地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源收买人心,从而把公共权力变成“内部人控制”权力,把合法的执政行为变成“政治战利品”。为了充分利用机会主义,一些领导干部不仅在工作中扮演好人的角色,而且在生活中关心下属、子女和家庭,甚至让一些领导干部的子女担任领导职务,从而赢得民心,巩固地位。

通过制度设计限制机会主义的发展

在中国当前的制度框架下,机会主义仍然有巨大的生存空间。可以说,中国官场的机会主义是制度化的机会主义,或者说制度设计的缺陷和滞后为机会主义的滋生和蔓延提供了良好的土壤。

这种制度设计的缺陷不仅表现在干部的任用上,也表现在干部的绩效考核上。在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政治纲领指导下,干部绩效考核围绕经济发展速度展开。如果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更快,国民生产总值增长更快,该地区领导人晋升的机会就会更大。正因为如此,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在执政过程中追求短期利益。一些地方领导干部在任期间大量举债,建设大型项目,带动了当地国民生产总值的快速增长。一个非常常见的例子是,许多地方政府过度依赖土地融资,通过征地和房屋拆迁扩大政府土地储备规模。一些地方利用他们掌握的土地使用权不断抬高地价。一些开发商看穿了政府官员的主观偏好,选择了自己的方式不断提高商品房价格。少数房地产开发商没有意识到土地融资的重要性,也没有看到一些政府官员追求政治成就的机会主义心态。他们受到政府官员的严厉惩罚,不得不为他们肆意降低商品房价格的鲁莽行为付出沉重代价。受机会主义的驱使,一些政府官员盲目地拖延时间。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大建筑工地。城市居民不仅要承受越来越多的财政赤字,还要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造成的环境污染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不得不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官员追求机会主义和盲目追求政治成就的结果。

作者在现场调查中发现,一些官员认为,在当地基础设施建设中重复浪费是做坏事的好意图。他们不认为“超前”发展是机会主义的表现。相反,他们认为这是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集中精力做大事,使中国尽快进入现代国家行列的必然表现。他们认为人民的声音是落后保守主义的表现,主张在建设过程中采取有力措施解决群体性事件。正是这种指导思想和机会主义使中国现代化面临许多亟待解决的深层次问题。如果不采取措施改变这种状况,它可能会失去自我更新的机会。

目前,中国共产党致力于反对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享乐主义和铺张浪费,从而解决执政党自身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制度设计的缺陷和滞后是政治机会主义的滋生地,而一系列不合理的评估和评价制度是机会主义蔓延的土壤。因此,在反对机会主义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看到制度设计中存在的问题,还要尽快改变由来已久的心态,改变传统的评价体系。

http://theory.gmw.cn/2013-10/24/content_9272643.htm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