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钟伟展望2020:未能“保六”不奇怪 宏观调控空间宽裕

来源:www.tuxbandhk.com 点击:1050

Source:China Finance 40 Forum

12月10日,CF40成员、钟伟北师大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写了一篇关于2020年全球经济形势和中国宏观形势的文章:

?中美共存的格局被提前提出,“两个英雄会”的格局决定了世界的核心高质量资产不是在美国就是在中国。

?中国经济放缓是不可避免的,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不能“保证六”,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中国经济并没有充分展示出其高质量发展的潜力,“宁愿缓慢也不愿混乱”

?中国的宏观调控空间很大:货币政策可以更自由地使用2020年反周期控制的政策工具箱;财政和税收政策有更大的空间,政府不得不过着紧张的生活。更现实的方法是从更高层次的政府那里长期以低利率借钱,这有助于渡过这个周期。此外,高质量的发展越来越多地由两个轮子驱动,一个是先进制造业,另一个是现代服务业。

?尽管2020年经济将持平,但投资机会将非同寻常。随着人气升温,投资者可能会更加关注核心资产。钟伟认为“房地产市场是冻结的,有弹性的”

?贫富之间前所未有的差距才是真正的“幽灵”漂浮在世界各地。阶级摩擦的风险越来越大。

2020:你对

钟伟 资料图

钟伟数据图表视而不见的巨大变化

回顾2019年,当所谓的黑天鹅频繁出现时,许多流行的预测都是错误的:全球经济没有衰退,但负利率又回来了。美国股市没有崩盘。相反,三大股指创下历史新高。中国居民的消费仍需进一步稳定,以汽车生产和销售为主,但疲软乏力等。

但是也有一些人没有达到期望。房地产依然还过得去,“双11”有几分担忧和几分欣喜。公众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不会下雨也不会有阳光。

虽然预测不可靠,但作为精神安慰,年底仍会有很多预测文章。这篇文章也不例外,它关注的是2020年,我们对这个根深蒂固的时代的一些重大变化视而不见。

“双英雄会议”提前举行了。

全球经济格局正面临“一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变化”。美国和中国是关键的参与者。这种变化可以用许多方面来描述,比如全球化的衰落、全球治理的分散以及世界经济的平庸增长。然而,其中一个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即美国和中国的巨大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和随后的经济体。

从1820年、1920年和2020年这三个时间点来看,1820年中国的经济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但是封建农耕文明将被现代科技和工业文明所抛弃,这是不言而喻的。美国在1920年左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它仍然需要25年来建立其全球霸权。在2020年前后,美国可能100年来从未遇到过一个在经济上如此接近美国的对手。

考虑到中美两国经济规模的差异,只要中国的经济增长比美国快1.5倍或更多,中国就不会停止追赶美国。到2025年和2035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可能相当于美国的75%和85%。

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仍低于1万美元,仍希望世界更加和平,国家间的争端减少,但美中共存的格局已经提前出现。你如何看待、接受甚至重塑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在国际秩序中的重要角色,还是希望超级主导和西方主导的格局保持不变?

我们认识到“两个英雄相遇”的情况有什么用?中国的发展还有战略机遇吗?这种“两人俱乐部”决定了世界上的核心高质量资产不是在美国,而是在中国。然而,高估或避险资产可能只在欧洲或东南亚。全球投资者没有

但是和其他人相比,它并不太慢。横向比较全球经济增长,中国的增长率仍然是世界第一。与“新经济”时期的超长期繁荣相比,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2.5%和4.3%,降幅超过60%。目前,与近10%的快速增长相比,中国经济有类似的折扣。现在和明年,中国可能是表现最好的金砖国家。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目前正以每年约8000亿美元的速度增长。然而,全球国内生产总值超过万亿美元的经济体可能不到20个。

评估中国的经济速度有什么用?中国经济在2020年将超过1万亿元,每月投资超过5万亿元,消费接近4万亿元。如此巨大的数量,有暗淡的行业和企业,当然也有精彩和充满活力的地区,行业和企业。中国经济尚未充分展现出高质量发展的潜力。

幸运的是,全球经济也很平庸。

宁慢勿乱。

中国的宏观调控空间很大

许多人认为中国的货币政策调控空间不大是理所当然的。政府债务很高,财政和税收政策没有多少空间。

事实上,它不是。从国际金融周期的角度来看,中国有很大的货币政策空间。从政府主动紧缩生活、让企业和居民过上舒适生活的角度来看,中国的财税政策空间更大。

为什么货币政策有这么大的空间?还有两个更重要的因素。一是中国与世界金融周期不同步,二是消费物价指数逐渐下降。

2019年,全球负利率现象继续蔓延。30多个国家的央行采取了更宽松的货币政策。印度央行甚至连续五次降息。中国央行采取了相对克制的反周期监管。

2019年,随着猪肉价格推高食品价格,全年消费价格指数将逐渐上升,而2020年的消费价格指数可能会逐渐下降。此外,剔除食品价格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仅为1.4%,再加上生产者价格指数的下行恶化和企业利润的负增长,肉价掩盖了核心通胀和企业业绩下滑的实质。

这两个因素的叠加将使货币政策在2020年能够更自由地使用反周期监管的政策工具箱。

为什么财政和税收政策有更多的空间?原因很简单。如果国内生产总值的蛋糕不能迅速扩大,那么只有政府将过紧日子,让企业居民生存。此外,中国一千年的历史表明,任何真正彻底改革的最大推动力来自政府财政的某些困难。富裕的政府财政通常无法承受自我刮削的负担。目前,有必要稳定增长和去杠杆化。国际比较显示,企业杠杆率已经很高,1-10月企业利润负增长2.3%。杠杆率反弹。从最近几年来看,居民的杠杆率上升很快,已经超过了国际警戒线。更现实的方法是从更高层次的政府借款,期限更长,利率更低,这有助于跨越周期。

知道中国有充足的宏观调控空间有什么用?这使我们认识到,政府有足够的能力控制反周期,保持合理稳定的经济增长率。它不会以借口放弃,也不会因诱惑而放弃。只有当政府真正习惯于过上紧张的生活时,高效的服务型政府才能释放出高质量发展的潜力。高质量的发展越来越多地由两个轮子驱动。一个轮子是先进的制造业,另一个轮子是现代服务业。

全球投资者可能会更加关注核心资产。

由于美国和中国的实力和创新潜力,全球投资者将越来越把美国和中国的优秀企业视为值得配置的核心资产。

美国经济正处于自2011年以来的长期繁荣的尽头,美国股市创下历史新高。相比之下,中国对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贡献继续超过美国。中国正在大力推进高水平、全方位的对外开放

原因很简单。首先,几乎不可能看到房地产赔钱。房地产企业也是大型外部公司“吸血”的最大宿主。这是一个年销售额约15万亿元的高端平台,销售额100亿元的开发商市场份额不足1/1000。此外,目前的库存已经完全耗尽。即使房地产市场在2020年及以后不再火热,也只不过是开发商赚了多少钱,而不是整体损失或生死。

其次,调控政策有很大的空间。与2015年和2018年相比,房地产市场的销售面积和金额分别增长了约50%和90%。如果我们继续让房地产的野蛮增长持续三、四年,我们能想象房地产市场每年销售2000多万套住宅和30多万亿元的销售额吗?这些新房每年都超过了城市化吸收的新增人口,这个数字也超过了居民可支配总收入的一半。过去,市场高烧不退。现在,焦虑的开发商仍在赚取巨额利润。备受批评的价格限制和销售限制政策有多种微调和放松方式。

因此,房地产市场是冻结的和有弹性的。你不能买房子,但你不必担心“地主家庭”的剩余粮食用光了。

全球贫富差距会吞噬什么?

让人们担忧但似乎无所事事的巨大幽灵,在世界各地游荡的幽灵,是前所未有的贫富差距。在一些国家和地区,财富在阶级之间的分配已经从理想的橄榄型转变为残酷的工字型,中产阶级逐渐消失,甚至重新陷入贫困。阶级摩擦的风险越来越大。世界上几乎所有陷入动荡或突发冲突的地区都与发展能力薄弱和贫富两极分化有关。

一些西方国家也不例外。自由放任的金融自由化、避税天堂和技术差距等因素可能继续加剧不平等。资本阶级和普通大众越来越不适应简单和平的生活,一次一个家庭。

责任编辑:贾振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