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2019年国内机场运力排名:北上广居前三,中部之争胶着

来源:www.tuxbandhk.com 点击:1945

最近,中国民航总局官方网站发布了2019年中国机场吞吐量数据。

21世纪经济研究院以旅客吞吐量为分析维度,观察中国民航机场过去一年的表现,并根据部分机场2020年1-2月的数据,解读疫情下的机场容量。

中国民用航空业的发展依然稳定。2019年,吞吐量将超过13亿人次,前10大机场已突破4000万人次。其中,北京首都机场排名第一,上海浦东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西部地区机场占据4席。

受疫情影响,2020年2月许多机场的运力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今年民航“二月损失”能否挽回仍在测试中。

长江三角洲机场集团拥有最高的运力

2019年,中国机场处理了超过13亿人次,达到13.51亿人次,同比增长6.9%。

支线方面,国内航线完成旅客12.1227亿人次,同比增长6.5%(其中内地至香港、澳门、内地至台湾旅客2784.8万人次,同比下降3.1%);国际航班完成55,000名乘客,比上年增长10.4%。

其中,39个机场年旅客吞吐量超过1000万人次,比上年净增2个(银川河东机场和烟台蓬莱机场)。全国有35个机场(含南苑机场),年旅客吞吐量200-1000万人次,比上年净增6个,完成旅客吞吐量占国内机场旅客吞吐量的9.8%,比上年增长0.2个百分点。全年旅客吞吐量不足200万人次的机场有165个,比上年减少了4个。完成旅客吞吐量占国内机场旅客吞吐量的6.8%,比上年下降0.1个百分点。

就中国四大城市群的航空运输而言,2019年的旅客吞吐量将超过1亿。长江三角洲拥有最高的机场群,旅客吞吐量为人,同比增长7.0%。京津冀机场集团位居第二,2019年旅客吞吐量为1.6万人次,同比增长1.1%。珠江三角洲的九个城市完成了5.5万人次的客运量,同比增长7.4%,位居第三。成渝机场集团接待旅客1万人次,同比增长8.2%,位居第四。

就具体的机场数据而言,北京首都机场在2019年仍拥有最高的旅客吞吐量。尽管与2018年相比下降了1%,但北京首都机场仍是中国唯一年旅客吞吐量超过1亿人次的机场。

尽管北京首都机场容量下降,南苑机场暂停运营,但随着大兴机场的启用,北京整体容量仍呈上升趋势。北京2018年的旅客吞吐量为1.075亿人次,2019年增至1.082亿人次。

此外,国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排名从2到10没有变化,依次为上海浦东、广州白云、成都双流、深圳宝安、昆明常熟、Xi咸阳、上海虹桥、重庆江北和杭州萧山。

同时,杭州萧山机场2019年底旅客吞吐量超过4000万人次,全国前10大机场已突破4000万大关。

然而,在这种流行病的影响下,21世纪经济研究所预测,到2020年,国内航空运输将受到严重影响。

根据西南民航局最近发布的2020年2月数据,西南民航局管理的49个机场的旅客吞吐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81%。其中,成都双流、重庆江北、昆明常熟、贵阳龙洞堡机场2月份运力增长率分别为-76.24%、-81.75%、-83.78%和-81.75%。

以成都双流机场为例,2019年2月的旅客吞吐量为417.8357,而2020年2月的吞吐量仅为112.9万。

民航中南局公布的1月10日至2月18日的载客量显示

然而,武汉天河机场的这一目标面临着来自郑州新郑机场的挑战。

2015年,新郑机场以1730万人次在全国排名第17位,天河机场以1940万人次在全国排名第13位。

此后,新郑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增长率连续几年高于天河机场。2017年,新郑机场成功超越天河机场,在全国排名第13位,同年天河机场排名第16位。

2018年,两个机场之间的排名差距进一步拉大。新郑机场在全国排名第12位,而天河机场仍然“停滞不前”。

2019年,武汉天河机场通过“军事运动会”等重大活动,成功实现了对增长率的“反击”。旅客吞吐量增长率达到10.8%(同期新郑机场仅为6.8%),全国机场排名上升至第14位。此外,天河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超过1000万人次,在全国39个机场中排名第三,增长率为10.8%。

正是因为重点竞争活动对航空业的推动,武汉市政府2020年工作报告提出扩大国际影响力,举办全球供应商大会、国际学术论坛等100多项重点竞争活动。

但受疫情影响,武汉天河机场自1月23日起关闭了韩至湖北的通道,预计2020年将对旅客吞吐量产生一定影响。

基于3500万旅客的目标,武汉天河机场2020年旅客吞吐量需要增长28%以上。疫情发生后,武汉天河机场的运力能否快速恢复甚至反弹,不仅关系到上述目标能否实现,也关系到中央机场的顶层位置归属。

西部迎接机场扩建的浪潮

虽然中央机场的竞争非常激烈,但西部机场也发生了新的变化。

21世纪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注意到,昆明常熟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增长正在持续放缓。从2015年到2019年,昆明常熟机场的增长率分别为16.4%、11.9%、6.5%、5.3%和2.1%。

除了北京首都机场(由于大兴机场的启用,同期旅客增长率为-1%),昆明常熟机场在十大机场中增长率最低。为什么是“拖延”?21世纪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认为,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几列高速列车的开通对云南航空市场的影响。

就过去而言,由于云南特殊的地理位置,常熟机场与其他城市的机场形成了密切的联系。游客可以去云南省的丽江、大理、芒市和西双版纳机场,或者附近的成都和贵阳机场。

但是,随着昆明至成都至贵阳高铁的开通,以及昆明至丽江高铁的开通,一些客流已经分散到铁路运输中。

在云南省,不仅常熟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大幅下降,丽江和大理机场的旅客吞吐量也大幅下降。2019年1月初,昆明至丽江的子弹头列车开通后,2019年丽江机场的客流量从去年同期的6%下降至-4.7%,大理机场也从2018年的12.3%下降至0.1%。然而,尚未开通高铁的芒市机场和西双版纳机场2019年的吞吐量将明显高于2018年,分别为17%和24.2%。

高铁对航空业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这似乎很难抗拒云南建设昆明第二个国际机场的计划。2月23日,云南省宣布将新建昆明第二国际机场,分流龙水机场省际航线,发挥区域机场集群的协同效应,形成滇中城市群航空双枢纽新格局。

与此同时,云南省宣布将在昆明和丽江之间建造一列超高速磁悬浮列车。在这种背景下,昆明常熟机场是否有足够的旅客增长潜力仍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目前,常熟机场的容量与设计计划相差甚远。根据昆明常熟国际机场的总体规划